“不要让朋友为难”
发表时间:2012-04-14 来源:新民晚报
分享到: 
在公共场所乱丢杂物垃圾,这不是让路人为难吗?让管市容的人为难吗?大声说话旁若无人呢?随地吐痰呢?……

家教被漠视,甚至被否定,已经很有些年头了

余秋雨认为在国家与家庭之间,我国历来缺失了一个公共空间,这是导致我国社会公德缺失的原因。此说很有深度,我基本同意。但是如果说,国家与个人或家庭两端都可容纳高尚的道德,而处于中间的就缺失,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事实上,公德领域自古以来是存在的,确实有一样东西潜在地或公开地起着作用。然而,是因为什么原因使它“退居二线”,这倒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我小学的老师早就对我谆谆教导:“记住,为人不要让朋友为难!”这是至理名言,它被我的以及他人的生活经验所证明。

  在公共场所乱丢杂物垃圾,这不是让路人为难吗?让管市容的人为难吗?大声说话旁若无人呢?随地吐痰呢?……

  过去我的一位朋友当装卸工,身体单薄很难胜任。有幸调他干制作夏季冰冻饮料的工作。可是另有几位朋友偏偏借此要他给特别调制的饮料。要保职务还是保朋友,令他为难。其实真正的朋友能让朋友如此为难吗?有的人本能地让下属为难,以为可以显示自己的地位;有的人本能地让上司为难,以显示自己的高明……此类小市民式的让他人为难的事,真是屡见不鲜!

  但是,据我所知,有家教的人是不屑于这样做的。也就是说,“不要让朋友为难”早已被有一定素养的家庭理所当然地纳入家教的范围。可惜的是,家教被漠视,甚至被否定,已经很有些年头了!家庭的道德准则一旦被动摇,公德领域自然会乱套!

  有人说起日本的公德赞不绝口,甚至认为日本的为人准则“不要让人家讨厌”可以容纳甚多的公德内涵。我想这也是很有道理的。言深未必有用,上海人向来善于化繁为简,一切真理本来就是简单明了的。

  细细想来,“不要让朋友为难”与“不要让人家讨厌”还是有区别的。一是“朋友”一是“人家”。在中国人的民间传统中,朋友的范围极广,所谓“四海之内皆朋友”是也,带有一种包容,一种亲切的豁达。而“人家”一词,在中国人眼中就有“见外”的意思了。其实,“为难”与“讨厌”之间,又有里与外和包容深浅的差别。虽然我还是欣赏“不要让朋友为难”这句为人格言,但是“不要让人家讨厌”也是很值得欣赏的,从外到里也是一种很自然的过程。

  我想,既然自古以来我国在公共空间有“不要让朋友为难”的古训,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仍然显示着它顽强的生命力,那么我们就有必要把它重新拂拭,甚至赋予新的时代的内涵。既然“不要让朋友为难”甚至在家教方面仍然有它的一席之地,在国家行政方面也有着它存在的极大空间,那么为什么不让它重新振作,甚至拨乱反正呢?有人说,日本用“不要让人家讨厌”来有效地替代空泛的道德说教,而且很有效。那么在公共道德空间,我们能不能也试试用“不要让朋友为难”这个准则,使之能够发扬光大?让潜在的能够变为现实,让若有若无的变成真正能够连接家庭与国家的桥。(陆逐)

责任编辑:邓植尹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