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延庆:非物质文化遗产打铁花 长城脚下的“花火”
2019-01-10 09:24:00
 

  “寒铁熔炉,化灼水,滚滚烈焰。举目去,流火似金,溅星如电。但见匠夫一挥臂,冲天铁花飞寰宇。千万点,夜放花千树,天地间。”打铁花是流传于京冀晋豫等省市民间的一项古老技艺,至今已有千年历史。长城铁花则是孕育于北京延庆古老长城脚下的特殊民俗文化,初源于炼铁工匠们的祭祀活动,经过后人的努力和大胆创新,现在的长城铁花已由单一的打树花发展为击花、泼花、拍花等多种方式,创新出“二龙戏珠”“火树银花”“惊涛骇浪”“空中劈火”和“徒手风雷”5个篇章的铁花表演节目,成为中华“夜文化”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灼热的铁水被铁花匠人击向天空,形成连绵不断的漫天花雨,惊艳的表演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表演前,铁花匠人在1600摄氏度的炼铁炉中加入各种金属炼制表演用的铁水。

  51岁的李留江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市延庆人,自2002年开始表演长城铁花。2019年大年初一到初六,他和同伴们每天将在长城铁花演艺区为游客带来1至2场铁花表演。进入腊月,为了在春节期间给观众带来原汁原味的民俗绝技表演,铁花匠人们愈发忙碌起来。

铁花匠人向孩子讲述铁花的历史,演示表演工具制作的过程。  

  早上不到8点,李留江就和同伴们起床开始训练了。“打铁花可不是随便一泼就行了,得有准头。”说罢,李师傅用特制的木勺从练习用的桶里舀了一勺水,用击棒灵巧地在木勺下一击,勺里的水在空中挥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然后溅在城墙上迸出漂亮的水花。“为了节约,平时我们练习时候用的是水,只有在表演和新节目试验时,我们才会用铁水。”李师傅介绍道,“铁水和水的重量不一样,一勺铁水要比一勺普通的水重一倍,所以为了保证在表演时候击出同样的效果,我们必须得不断练习,一般一天得练上4到5个小时。”

表演用的木勺使用时间长了都被铁水沁得漆黑。

  

为了保证演出效果,铁花匠人每天都要训练,在冬日里用水模拟铁水进行练习以增强技艺。  

  长城铁花的工具是由专门的师傅打制的木质工具,主要有木勺和击棒。木勺的勺头呈长八边形,厚约五厘米,勺碗分为椭圆形和葫芦形两种,李留江说,椭圆形木勺最常用,葫芦形木勺则能打出多点散开的铁花。这种细微的区别看起来不起眼,但是是经过一代又一代的长城铁花匠人不断研究改进的成果。除了使用木质工具,匠人的手也是常用的表演工具。在“徒手风雷”节目中,演员左手拿勺子舀铁水,手臂基本端平颠水,右手则有节奏地击打落下的铁水,铁水腾空一瞬间,顿时化作繁星漫天。“徒手嘛,就是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直接用手击打1600摄氏度的铁水。”李师傅伸出那双历经沧桑的大手,上面布满了老茧和伤痕。

为了增加铁花的观赏性,匠人试验新的铁花品种——焰火游龙。  

铁花匠人直接击发铁花的手掌布满了老茧和烫伤后留下的伤痕。  

  近几年,作为延庆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长城铁花去全国各地进行展演、助演交流,走过广西、湖南、湖北、浙江、山西等地,成为延庆区传统文化发展交流的一朵奇葩。长城铁花表演队伍也由最初的十几人发展到现在的四五十人,尤其是现在有好多小孩子在看完铁花表演后,到后台来找他们了解长城铁花的故事,这让李留江感到十分欣慰。

  严冬时节,1600摄氏度高温铁水与零下十几摄氏度甚至几十摄氏度冷空气碰撞,当一棒一棒花起,一声一声助喊在夜色中传来,炽热的铁水被高高击起,撞击在面前的长城垛口,瞬间化成惊涛骇浪的铁火瀑布,冰天雪地的塞上延庆闪耀起最绚烂的“花火”。(北京日报 文/通讯员 孙佳琪 摄/记者 吴镝)

来源:北京延庆文明网    责任编辑:秦雪娇 朱丽晨